当前位置:中研商学院> 营销管理

辉山乳业生死时速 金融和产业资本或联手接盘

2017年4月5日     来源:时代周报      编辑:wuyan
这场“跳水般”的暴跌,将辉山乳业一直以来紧绷着的资金链曝光。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哪家企业明确表示希望成为辉山乳业的“白武士”。

辉山乳业

这场“跳水般”的暴跌,将辉山乳业一直以来紧绷着的资金链曝光。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哪家企业明确表示希望成为辉山乳业的“白武士”。

辉山乳业(06863)挺过了残酷的行业寒冬,却几乎倒在了二级市场的风暴里。

3月24日中午11:30,辉山乳业的股价忽然开始跳水,盘中一度暴跌90%,随后公司紧急停牌,但此时股价已从开盘时的2.81港元/股跌至0.42港元/股,跌幅达85%,公司市值也由此蒸发348亿港元。也是这场“跳水般”的暴跌,将辉山乳业一直以来紧绷着的资金链曝光。

在这场风暴中,辉山乳业,这家东北最大的乳业企业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辉山已表示将采取相应措施,在两周内支付逾期利益,并且在四周内改善流动性状况,这其中便包括引入战略投资者。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辽宁省金融办以及辉山乳业,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有关战略投资者方面的相关回复。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哪家企业明确表示希望成为辉山乳业的“白武士”。不可否认的是,在原奶行业处于上升阶段的背景下,拥有80多个牧场,近20万头奶牛的辉山仍被很多业内人士视为优良资产。

突如其来的暴跌

3月21日,星期二。

由于搭档葛坤在几天前突然消失,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忽然发现公司有几笔贷款逾期,由于数额过大,杨凯立即向辽宁省政府请求协助。两天后,杨凯在辽宁省政府的协助下与23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商讨如何解决公司的流动性危机。

而后,辉山的流动性危机便被传为“董事长在账面上挪用30亿去炒房地产,公司的财务问题在中行的审计下东窗事发”,恐惧的投资者们纷纷抛出自己手中持有的辉山乳业股票。3月24日11 30-12 00间的半个小时内,辉山乳业的股价一泻千里。

祎海恒航董事长张洪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做空的手法来看,空头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时机,星期五中午休市前的半小时,公司甚至来不及砸入大量的资金以稳定股价。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跌,也让做空机构浑水公司在几个月前发布的关于辉山乳业的报告再次回到众人的视野。在那两份报告中,浑水公司指认辉山乳业的价值“几乎为零”。然而浑水公司的创始人卡森·布洛克在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我对结局胸有成竹,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事态会以这样的节奏发展”。

2016年底,浑水公司曾连续发布两份关于辉山乳业的报告,而后辉山乳业迅速予以反击,先是就浑水报告中的问题予以回应,而后杨凯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冠丰公司增持2476.6万股股票以稳定股价,按照2.75港元/股的价格来计算,当时杨凯等人为应对浑水公司的做空投入超过6000余万港元。

真金白银的效果是显著的,辉山乳业重新赢得了投资者的信任。但仅仅几个月后,“中行审计出辉山乳业账面亏空,董事长挪用资金买地”的消息,就让辉山乳业股价暴跌。

谁将是“白武士”

对于债权人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是否可以顺利收回资金

据市场流出的一份债权人会议记录显示,杨凯在会上提出将在四周内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并表示“因为之前他们对辉山已有明确的投资意向,我给了对方很大的折扣,预计这次至少引入两个战略投资集团,先期到达的资金在150亿元左右,辉山将偿还大股东债并定向增发新股”。

关于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具体情况,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并未收到辉山乳业方面的回复。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与辉山乳业存在合作关系的乳企巨头菲仕兰可能会成为解救辉山的“白武士”,但随后菲仕兰方面否定了这一说法。

乳业专家宋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菲仕兰出手接盘辉山并不是不可能事件,“目前菲仕兰在国内的业务不太全面,以奶粉为主,如果要发展液态奶的话,辉山的奶源对它就很重要”。

但在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看来,原奶生产是乳业的上游,出于对食品安全等因素的考虑,辉山引入外资战略投资者的可能性不太大。朱丹蓬表示,战略投资者有可能采取“乳业巨头+风投机构”的方式联合投资。

而在国内的乳品企业中,具备雄厚实力又可以与辉山乳业能够产生协同作用的企业并不多。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伊利有一定的可能性接盘。但在宋亮看来,伊利接盘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伊利本身的奶源就已很充分。

就辉山事件,伊利方面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伊利已不再持有辉山乳业的股票,至于是否会成为辉山乳业的战略投资者,公司目前暂无此类消息。

除伊利外,蒙牛的大股东中粮集团也颇具实力。蒙牛在前不久刚刚完成对国内最大的牧业企业—现代牧业的收购,公开资料显示,现代牧业在全国拥有26个万头规模牧场,奶牛数23万头,日产高品质生鲜乳3300多吨。蒙牛如果接受辉山,就等于将国内两大牧业企业收入囊中,“一下子多了40多万头牛”。

但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蒙牛或中粮接盘辉山乳业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暂不提蒙牛已是现代牧业的大股东,从蒙牛最新披露的2016年年报来看,由于受到旗下子公司雅士利的拖累,蒙牛在2016年度亏损7.5亿元,短时间内,公司可能会无暇顾及辉山乳业。

蒙牛方面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蒙牛的任何增持或并购都要出于战略上的考量,如果未来在战略上有需求,会对国内的乳企予以关注。

宋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排除还会有别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进入,辉山的资产总体上还是很优质的,而且目前原奶价格正处于上升周期,“跨过这个坎儿,辉山应该会变得很好”。

牧场渴求资金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辽宁省政府的帮助下,辉山乳业应该可以挺过难关。

乳业专家王丁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辉山的流动性危机体现了乳业行业具有一定的风险,“企业还是要根据自身实力谨慎投资”。

王丁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牧场对资金的需求量很高,在奶价正常的情况下,一座牧场在运营多年后才能盈利,但在这个过程中,企业需要源源不断地补充资金流以维持牧场的正常运行,而这对于一般的公司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按照辉山乳业披露的数据,2013年9月底,公司拥有约12.84万头奶牛,经营着54座标准化奶牛养殖场;到2016年9月底,公司奶牛头数已接近20万头,牧场数量增至81座。如果上述数据属实,如此迅速的增长速度本就会对辉山乳业的资金链造成不小的压力,更遑论2013年后,原奶价格下跌,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原奶行业本就遭受不小的冲击。
在发给杨凯的邮件中,葛坤表示,浑水报告之后,自己的工作压力变大,这也对其健康造成一定伤害。据悉,葛坤在辉山乳业还负责监督管理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辉山乳业最近一期财报显示,在2016年第二季度以及第三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达到23.16亿元,净利润为6.18亿元,然而同期公司的融资成本已达到4.51亿元。

2013年下半年,辉山乳业于港交所上市,当时募资额超过百亿港元,但二级市场仍然满足不了辉山乳业对于资金的渴求。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行业研究院

2017-2022年美白皮肤套装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第一部分 行业发展形势分析 第一章 美白皮肤套装行

2017-2022年煤炭钢铁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第一部分 行业发展形势分析 第一章 煤炭钢铁行业发

2017-2022年牦牛毛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第一部分 行业发展形势分析 第一章 牦牛毛行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