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丑闻频发:浅谈数据造假下的创投博弈

2016-09-07 09:59:23 来源: 互联网 打印 关闭
中研网讯:

  商业炒作、刷单、数据注水、夸大融资额的现象在创投圈并不鲜见。近期,为何创业公司丑闻频发?投资机构如何看待创业公司原罪?资本寒冬下,创投之间如何博弈?资本寒冬下,很多创业公司为了推广品牌、谋求生存、获得融资等不择手段,近期丑闻曝出。

  校园洗衣服务平台“宅代洗”CEO郭超宇承认,自己在接受采访时进行了商业炒作。为了宣传效果,他谎称公司为了获取第一批用户,剪断了大学宿舍楼的自助洗衣机电源线。

  有自媒体平台爆料称,大姨吗融资BP(商业计划书)数据作假严重,导致融资进展缓慢。另有大姨吗离职员工在知乎平台透露,大姨吗内耗严重,多部门出现离职潮。经期助手领域的另一家创业公司美柚,也身处舆论漩涡之中。美柚在上月宣布获得10亿元融资,盈利规模超过千万元,但近期却在电商业务交易数据方面遭受质疑。

 

  8月30日晚,大姨吗和美柚纷纷发出辟谣声明。大姨吗称,公司各方面运营数据良好,新一轮融资已接近尾声。美柚公布了最近30天后台电商账户的截图,证实最近一个月的销售额在1.2亿元,佣金超过千万。

  大姨吗CEO柴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爆料中的数据造假、融资失败内容不属实,公司正在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相关问题。在知乎上爆料的离职员工,曾是大姨吗某创新收入部门的一位中层,在职期间所属部门业绩并不好,随后公司将其辞退。柴可称这位离职员工带着情绪散布谣言,公司也将诉诸法律手段。

  “我们的本轮融资已经close,融资额很大,涉及到老股东、新股东和战略股东。鉴于与投资机构的协定和相关政策法规,暂时不能对外公布相关情况。”柴可说道,大姨吗目前更专注于医疗和健康领域,此轮引入的投资人也不乏在医疗健康领域有强大背景的机构。

  虽然郭超宇承认了错误,美柚和大姨吗都进行了辟谣。但商业炒作、刷单、数据注水、夸大融资额的现象在创投圈并不鲜见,创业者踩着倒下公司的尸体在资本寒冬求活路,说谎像疟疾一样泛滥。

  数据造假下的创投博弈   一位一线美元基金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该机构在对创业公司进行尽职调查时,主要看财务数据和运营数据。如果创业公司财务数据造假,机构是绝对不会投资的。运营数据方面分行业,有些行业的数据造假情况从业者和投资人都心知肚明。

  以流量驱动为主的移动互联网和O2O行业,刷单现象比较常见,电商领域也是刷单重灾区。比如电商行业很多店家为了提升销量,会在算法的基础上通过刷单获取更靠前的排名。除了基于业务本身的考虑,有些创业者为了达到合作伙伴对业务量的要求,粉饰业绩便于融资,也会选择刷单。

  水滴互助CEO沈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互助保障行业也存在数据作假的现象。有竞争对手曝出的会员数量是水滴互助的三分之一,但微信公众号阅读量只有水滴的十分之一,百度指数也很低。“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和互动量、百度指数都可以作为侧面的参考,但公众号也有作假的空间,可以刷阅读和评论量。”他说。

  “越是竞争激烈的行业,数据造假的概率越高,创业者不愿意报出一个比竞争对手低的数字。”上述美元基金投资人说,创业者在公开演讲和公开报道中的数据可能会有所夸大,这属于公关行为,投资人也能理解,但涉及投融资的数据就必须真实。

  “有些比较诚实的创业者,会把实际量和对外公布的量都告诉投资人。哪些量是自己刷出来的数据,他会告诉你原因,那么在一定范围内我们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创业者没有说而被投资人查出来,这个时候投资的意义就不大了。”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因为创业者抱着不是特别开放的心态,希望用假的数据来抬高价格,这其中就存在很大的道德风险。

  但投资人毕竟没有创业者那么深入了解行业,如何在尽职调查中鉴别造假的数据?徐晨表示,不同的细分领域的鉴别方法不太一样。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如果有非正常的流量进入,使APP的下载量突然上升,应用的流量曲线和榜单趋势差别很大,就可以理解为刷单行为。

  在电商类业务领域,可以从库存的变化来判断是否刷单,假订单并不会消耗库存。在O2O领域,如果有电话号码反复出现连续消费,或者突然间订单量很大,可能是刷单造成的。现在很多创业公司找第三方来刷单,这种专业的服务商更容易辨别出来。

  “早些年技术不那么发达,日活跃用户和月活跃用户方面比较容易造假。但现在有第三方监控平台,创业公司在用户量和留存数据方面的造假难度已经比较大了。”上述美元基金投资人表示,银行流水数据方面也无法造假。

  但他认为,真正不好判断的是没有第三方监控的数据,比如直播软件究竟有多少人在线。这种就只能靠常识去打折扣,或者通过公司每个月付多少带宽费用来侧面验证。

  资本寒冬助长造假?

  在资本寒冬下,创业者面对融资压力,可能会有铤而走险数据造假的做法。但上述美元基金投资人表示,资本寒冬下投资方更为谨慎,在做尽职调查时也会更加严格,今年还没有听说过特别夸张的,创业者通过造假拿到融资的事情发生。

  “一般尽职调查在两三个月,现在看数据更加细致了。以前我们主要看平台上的流水,现在会尽量把跟它产生交易的上下游的厂商都走访一遍,对交易进行核实。有时还会找行业技术专家了解,如果公司造假可能会有哪些手段。”他说道。

  徐晨则认为,去年前年整个创投市场都比较兴旺,当时烧钱买用户量的公司也不少。“之前非正常的繁荣背后存在一些虚假的泡沫,现在很多创业公司为了保持原有的繁荣,数据不要走形得太离谱,可能只能采取极端的手段。”他说道。投资人面对资本寒冬,对创业公司的考察指标在发生变化。

  徐晨表示,由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业务并不直接产生交易,有些还是以广告转化为主,所以以前投资人看营收比较少,主要看用户的活跃度和留存率。但现在行业情况不好,投资人除了看活跃度、留存率,还会注重公司的成本结构和盈利。“成本结构我们现在比原来看得更仔细,盈利情况在最后决策中所占的比重也会更高。”他说。

  除了融资前的数据造假,创业公司在融资之后,夸大融资额度的现象也经常发生。“夸大融资额会有极大的风险,第一这种事如果传出去就是打脸,对公司肯定是不利的。第二,创业者夸大融资额之后,竞争对手对你会更加防范,公司在竞争中会成为众矢之的。第三,下一轮的投资人如果比较较真,这种夸大融资额的行为相当于打了负分,公司得不偿失。”徐晨说道。

  但有些创业者出于提升士气、震慑对手的需求,仍会坚持夸大额度,巨额融资也容易为公司吸引来更加高质量的人才。“这种时候我们作为股东,很难站出来说被投公司夸大了投资额。其实我们作为投资机构,一般不会对外发布投资信息,除非是面对第三方机构的调查。”徐晨说道。

  上述美元基金投资人也表示,夸大融资额的做法似乎成为了一种习惯,很多创业者喜欢多讲两三倍,夸张的时候甚至是十倍。“投资机构一般不会具体说投资了多少钱,只说投资了数千万、数百万。因为投资机构没有义务披露,信息太真实对机构来说也不好。但创业公司自己出来说三千万、五千万,机构也不会去反驳。”他说道。

  根据徐晨的观察,夸大融资额的现象在前两年比较严重,但今年情况有所改善,一些创业公司甚至融资之后也“秘而不宣”。徐晨分析道,主要是因为现在市场没那么好了,创业者不需要为了抢夺人才而夸大融资额。而且融资额夸大后,人才、合作方对公司的要求也会变多,创业者吸取了经验。

  “现阶段大家还是觉得低调点好,有些投资人看别人投什么他也投什么,曝光会引起不必要的竞争。创业公司过度曝光,也容易引来竞争对手的抄袭,这些都是负面影响。”他说。

本文分享地址:http://sxy.chinairn.com/news/20160907/09592310.shtml

波兰在中国大陆发售“熊猫债”系欧洲国家首次
据波兰财政部发布声明称,该国成为欧洲第一个在中国大陆市场发行“熊猫债”的主权国家。...[详细]
惠普第三财季营收119亿美元 净利润达8亿美元
当日惠普公布了第三财季报告,该季度惠普实现净营收119亿美元,同比下降4%;实现净...[详细]
财政部称中央政府一季度债务余额10.7万亿元
近日,据财政部发布1-5月中央政府月度收支及融资数据和一季度债务余额数据。数据显示...[详细]